雨人八十 合起来写就是 雨伞(?)
杂食小咸鱼。人狼村/来自深渊/巨人/宝石/黑色小本子/火影/指环王/三界系列/……
© 雨人八十
Powered by LOFTER
  2018-06-02  
  2018-04-15 7  
  2018-03-12 13  

【《天渊》同人】布里斯戈玫瑰

1.关于内容:范与苏娜的理念相互悖离,最终苏娜在布里斯戈大裂隙背叛了范,篡改了他的事业成果,将他锁进名为“远征舰”的棺材。直到数百年后范才重见天日。本文讲述的是背叛发生之前,最后三场平静的对话。 2.关于CP:范x苏娜 布里斯戈玫瑰 如果有机会讲一件让他后悔的事情,他或许会说,当初没发现其实布里斯戈是没有玫瑰的。 花了两千秒,范完成了一次深眠。醒来时他听到建筑物内部响起稳重的拨弦声。就在他头顶,声波被优雅地搅拌开来,一圈又一圈,清河的营帐像舞者轻轻摇摆着。他以为是在广播苏娜喜欢的名叫“筝”的东西,但看向窗外时却发现是一艘平常的货运飞船,此刻在布里斯戈大裂隙橘红色的纹路中缓缓起飞了。 “萨米,来一下。”他发送了一条最高级请求,理由是,“聊聊。” 等待的过程中范喝掉半盏蜗牛茶,同时隔着落地窗看到几只黑色的飞鸟。但细看之下他又发现,布里斯戈是没有鸟的,只是数千秒前纳姆奇内战留下了操作服的残片,被起飞的飞船和山谷的劲风赋予了神采而已。 萨米一开门就忙忙地跑来。范和苏娜看重他的原因在于,他不光是个有朝气的小伙子,并且在同龄人中有着管家般的严谨。更重要的是,即使在预期毫不乐观的时候,他也能干劲十足。 萨米一开口就是:“大人,您的应急讲稿还在吗,我觉得您还需要检查一下……” 范感觉好笑而且无趣,随意应道:“我不需要那个。” “严谨是好事,我这么觉得。”萨米坚持说,“您看一眼大纲也行,拜托!” “我删了啊。永久的。” 萨米目瞪口呆。 “嘁,逗你玩儿。”范憋不住笑了,他狠狠拍拍萨米的肩膀,“你小子少他妈给我渲染紧张气氛。” 萨米也张嘴大笑,他可不古板:“这是例行检查。算了……鹰钩鼻勋章您带了吗?” “在内袋里,过会儿再戴。” “场内视野您连通了吗?” “暂时屏了。我需要安静。” “拇指枪?” “有。” “总控室链接?” “有,我甚至听见苏娜叫我过去。” “堪培拉玫瑰?” “哈?”范一时没有领会。在他的故乡堪培拉,玫瑰是一种常见而没有寓意的花,但来到青河后他发现玫瑰的内涵可以上升为一种文化。然而,范不明白玫瑰与他今天的行程有什么关联。 萨米的表情转为一种微妙的同情:“不会吧?五百兆秒前,您临走时……” “啊,是。”范为难地放下送到嘴边的茶,“苏娜。她说过让我带回来给她的。” 萨米和他一起走出门,叮嘱道:“大人,玫瑰可是地球遗传给青河的浪漫。” “在堪培拉那就是种很普通的花——快点吧,”范跳上室内浮游船,“没时间了,但是我这回也想先和苏娜聊聊。” 范走近那个几乎与象龙骨架还有凤尾树融为一体的舱室。萨米没有跟他上浮游船。萨米似乎比范还紧张,于是范就放过了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总控室联络通道就传来笑声,好像对方无奈地耸耸肩。 “你忘记带了?我大概猜对了。” 很少有这样的人,哪怕变成一把骨头,都好像不过是发掘了新的魅力。爱情始终与敬意共存。他们是彼此灵魂不老的爱人,每一次重逢都仿佛是初次相识的复刻。 范走进门。门的外侧显示着总控室的标志,内侧却是法罗蒂的墨绿色纱幔。房门左侧的大屏幕上实时显示着会场的状况。仿瓷地毯从脚边一线向前,简单的圆形与方形、普蓝与鹅黄在白底色上不断重复,一直铺展到天花板上倒悬的点心室。 向他扔下一块甜饼的,是一位双目圆睁、瘦骨嶙峋的老妪。她的皮肤与布里斯戈大裂隙唯一的区别,也许是色泽已经病态地泛黄、泛白。 范闻了闻甜饼。桂花牛奶味的。他仰头望着老妪添酒的动作,答道:“一次飞行我要睡好几次懒觉。你可别忘了,我一旦睡懒觉记性就不太好。” “好吧?”老妪的眼珠移动了两下,“毕竟你头一回冬眠醒来的时候,我听人说,你第一句话喊的是‘辛迪!’。好吧,敢情你以为自己还在堪培拉呢。” “我怎么记得我喊的是我父王!……噢,听上去你也没多么想责怪我。如果真想看堪培拉的玫瑰,你可以拜托沿路的商人,或者我下回带给你也没问题。” 老妪看着地毯:“我再想想看吧。” 范忽然注意到时间的流逝:“过会儿再想吧。我快没时间了,苏娜。你不下来和我谈谈天吗?” 苏娜绷绷嘴唇。座椅伸出两只手,系住她垂向天花板的银发。她敲敲一个锡盒:“我就等你说这句话呢。不过在聊那些之前,尝一下你手里的甜饼。” “你做的?” “小困难,算是克服了。” “那我尝尝。”喀哧—— 实际上也有事情是令他庆幸的,只有唯一一件。没有在布里斯戈聊起玫瑰以外的严肃话题真是十分幸运。 这使得范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后一场平静的对谈,尽管当他回想起来的时候,这段回忆飞驶而去,使他回想起堪培拉的驿马。 布里斯戈的横纹不久前如同苏娜的咖啡一样自得地摇摆,但苏娜再一次开口时它们急速回转,成为使人忘记一切迷惑的漩涡。 “啊,”苏娜在他身后若有所思,“我有印象,这是……” 范在苏娜面前第一次展示他的礼服。纯白的外袍上只有黑色的青河式纹路,但在肩胛骨上俯冲着一只类似图腾的黄金鸟,背后是青黑色的群山。踊跃的山脊与分明的骨骼融为一体。 “黄金鸟和日出之山。”苏娜的椅子移动到窗前,“在你们那里,在堪培拉,男孩子成为王储的第二天早晨,母亲会送他这身行头。” 布里斯戈的天气阴晴不定,峡谷天色转暗,两人的身影映在落地窗上。苏娜愣神了,但也许是为了忍住一句即将出口的话而做的掩饰。她看起来像一个厌倦了长篇故事的读者。范敲敲火银制成的胸前板甲,样式已经相当新潮:“你觉得怎样?” “潇洒到招摇了,小王子。” “嗬,我们会有机会揶揄彼此的。”范蹲下身看着苏娜紧绷的下颌,“我愿意把那个时间留在今天以后。” “太苛刻了,这算是揶揄吗?”苏娜伸出食指,那很像是老雁的喙,“再听一次……”范熟悉这个动作:五百兆秒之前他正准备启程,苏娜的手指通过操作服的金属箔向他转达了她的心跳,电子心跳,来自不受肉体束缚的灵魂。 不过这时,一直窃窃私语的屏幕爆发出了雷鸣般的喝彩。二人不得不尴尬地停下,听到一首重新被人想起的老歌: 『讲起一生中悔恨的事 犯下的第一个错就是,我送给你不凋落的玫瑰 我们的蜡烛是时间的宠儿 灵魂永不枯萎,于是各自走入顽固的凉夜 或许又胜于所有浪漫』 范甩甩头:“这也算是歌?” 苏娜若有所思地用右手抚弄脸颊,青春的娇嫩姿态被部分复原:“有一次你出航的时候,这是纳姆奇最流行的词曲编法,现在听起来像是活化石。” “天啊,我相信我就算在场也绝不会压抑我的审美……”范把苏娜停留在他胸前的左手牵到唇边,想熟记一切青春与褶皱。苏娜耸耸眼皮:“揶揄的素材又多了一个。虽然彼此的审美观已经是老话题了。——注意到时间了吗,你还不走吗?” 范眨两下眼,下巴皱起。他的左手伸到背后又举到胸前,假装自己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枝玫瑰,其实他手中空无一物。老妪被他的调皮与浪漫逗乐了,不禁莞尔一笑——他把那个抽动定义为微笑。他自己也嗤笑出声:“等今天的场面结束,我们私下也互相嘲笑过,最后有一方认输。等这些结束后,再看到堪培拉玫瑰也不迟呀。” “你以为你能说服我吗?”苏娜扫一眼地毯,“好吧,暂时能。不过有个仪式还是别让我等那么久比较好。” 他也不愿意久等。他乐意之至,因为他们是灵魂不朽的一对爱人。他吻了她。在显示着数万人的大屏幕前,嘴唇和嘴唇,庄重的十秒钟。 随后他阔步离开。老妪的口红留在他的下唇,他一时间忘记擦拭。 这一吻中的浪漫足堪爬行界之首。 萨米像一个兴味索然的酒客,点了一杯“G大调小步舞曲”之后就歪在皮沙发的一边。这并非他有必要演戏给任何人看,毕竟连酒保都像出了膛的子弹一样冲进了正式会场旁的工作间,整个酒吧只剩下萨米与AI。两者对和对方聊天这件事都十分鄙夷。 酒吧中央播放着为范·纽文拍摄的数百部全息电影之一,年轻的堪培拉小王子在城堡外湿冷的石滩旁跑着夜马,若有所悟。会场的音效在这个房间里被降到较低的水平,萨米的精力分成两份,一份关注范的演讲,一份回苏娜的话。 苏娜的声音仍然难改往日的风趣端庄:“怎么样?” “……他已经完成70%了,大人。”萨米对比着会场里与全息电影中的两张面孔,“远征舰的维生系统——” “不对,孩子,”苏娜发出长辈的笑声,“我问的是,纽文的讲话听起来如何。” “呃……”萨米揉了揉脑门,“有些部分确实很难理解,措辞很陌生。但是总的来说——很特别。” “可以说迷人了——我也在看。” 萨米黯然:“我也是这么想的。最迷人的青河人,我觉得。” “他是吗?”苏娜的喉咙里传来咕咚一声,“迷人那毫无疑问了,但是,青河人?” 萨米不知如何回答。 全息电影中,小王子垂手站在飞船登陆舱的阴影里。他的父王特兰·纽文摩挲着封装有毒药的戒指,平和地说:“去吧,孩子。你有我的姓。” “以青河人的标准他也很杰出,不然我们不需要做到这一步。”苏娜咳嗽了一阵,“不过虽然他自己也不愿意接受,但是他是国王的儿子。他所鄙弃的反而是他的本能。” 他们又商量了一些最后的事宜。甚至细化到重审远征舰的布置。有些部分听起来像是苏娜对一个注定孤独老死的富有老头的想象,比如一间几步大小的卧房,除去床铺和书桌之外只有一座典雅的神龛。 “拷几个你的全息影像给他如何?”苏娜沉吟了片刻,“完了,我真的担心他一觉醒来,喊的是‘萨米!’” “放过我吧,大人!”萨米哭笑不得,“那更应该拷您的——而且我们真的要担心这个问题吗?” “也饶了我吧,我倒希望他对我忘性大一点。”苏娜听起来似乎无话可说地转转眼珠,语调有点沉郁,“而且,这么多年,他在很多有意思的方面都一点没变。别看我这副模样,其实我也一样。灵魂的衰老对我们来说似乎非常缓慢,所以同样的冲突会改头换面地不断上演,直到我们走上最后的舞台。” “我很遗憾……” “轻松点,萨米。”苏娜的声音明朗浑厚起来,“你以为我会说这是我最后悔的事情?走到这一步了,我反而觉得有点浪漫。你看,人们常常承诺青春的心灵、至死不变的情谊,真正做到这些的反而只有我和他。” 全息电影迎来了结局。少年纽文头抵着舷窗,浓稠的黑暗像巫师巴巴祖的浓汤,无意间闪过的几粒浮星在他日后的回忆里幻化为鮟鱇的眼睛,提醒他这里比故乡的黑色大海更冰冷。鮟鱇的巨口中映出他的眼睛,使他又回想起冰冷石滩旁那一次叛逆的夜马。 少年融入朝霞的翻动的红发、外袍下露出的精壮的身体线条,在萨米眼中与此时此刻会场里的范·纽文重合了。 萨米很难做到风淡云轻,正想叹气时,狂热的拥护者向台上的范抛去花束,石斛兰、编笠百合、白玫瑰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花散落一地。 “我们好像都忘了件事。远征舰还不算完整。”苏娜听起来明显有些分神,“猜猜地球人遗传给我们的浪漫叫什么名字?” 萨米点起电子香烟:“玫瑰,我明白。”尽管纳姆奇本土的玫瑰远不如堪培拉传说中的迷人。萨米闭上眼轻吸一口,虚假的尼古丁迷惑他的大脑,下一句话他一说出口就恨不能收回:“您要什么颜色的玫瑰?” 苏娜的沉默好像真正的雪茄一样被点燃,穿过联络通道在萨米周围弥散开来。“黄色。”她沉默了很久后终于开口,似乎站起来欣赏布里斯戈大裂隙如火如荼的橘红色热浪。然而她又明白他们终归是浪漫的宠儿,既然最初跳入舞池时就踏错舞步,那么晚宴结束时羞惭的留言就显得多余。于是她又顿了顿,决定道:“不了,还是要红色。” 或许又胜于全部浪漫。 Fin   2018-02-12 17  
  2018-01-01 5  
  2017-10-30 3  

【夜间推歌】三界系列各主角角色歌(伪)(二)

居然还能有第二发实在是很了不起! 歌词有删减,只是截取其中我认为比较带感的几句。喜欢的话请去云音乐围观嗞瓷一下(ノ゚▽゚)ノ 不乱侃歌的深层含义,只偷偷摸摸吸一吸歌词「(°ヘ°) 本次角色:爪族世界的全体人类(?),拉芙娜,剜刀 本次CP:剜刀x铁,拉芙娜x范(均无差) 人类赞歌(?)——Kids in the Dark(All Time Low) The kids in the dark, the kids in the dark Come too far to pretend that we don't We don't miss where we started To burn out forever or light up a spark We'll never surrender, the kids in the dark 拉芙娜·伯格森多角色曲——Eyes Open(Taylor Swift) The tricky thing Is yesterday we were just children Playing soldiers, just pretending Dreaming dreams with happy endings But turn around Everybody's waiting, for you to breakdown Everybody's watching, to see the fallout Keep your aim locked The night grows dark Keep your eye, eyes open 剜刀角色曲——L'assasymphonie(杀人交响乐)(Florent Mothe) La folie me guette 癫狂已窥伺许久 Je suis ce que je fuis 我逃离了我自己 L’ennemi 敌人 Tapi dans mon esprit 就潜伏在我的灵魂之中 Tuant par dépit 几近被自己播撒下的怨恨 Ce que je sème 折磨致死 Je veux renaître 我想要重生 Renaître 重生 Je voue mes nuits A l’assasymphonie 我将我的夜晚献祭给了杀人交响乐 Tous ceux qui s’aiment 对此我供认不讳 剜刀x铁CP曲——Burn It Down(LinkinPark) All that i needed Was the one thing i coudn't find We're building it up To burn it down And i believed when you told that lie So when you fall, I'll take my turn and fan the flames and your blazes burn We can't wait To Burn it to the ground 拉芙娜x范CP曲——Faded(Alan Walker) You were the shadow to my light Another Star You fade away Were you only imaginary Where are you now A deeper dive Eternal silence of the sea Was it all in my fantasy Where are you now PS原本以为攒了很多,没有想到写出来也就几首(手动笑哭) PPS虽然是复制粘贴流,但也谜一般地花了一个半小时 PPPS个人碎碎念:最近对自己越来越满意,连推歌都不是因为失眠而是因为闲。这个,那么,希望世界可以更美好(꒪Д꒪)ノ(?)   2017-10-15 3  
  2017-10-08 15  

【凌晨推歌】三界系列各主角角色歌(伪)(一)

标题党(喂)目前只有4-8个人的 其实只是深夜失眠,想推荐几首我爱听的歌。不过估计大家都听过了ヽ(´¬`)ノ 歌词有删减,只是截取其中我认为比较带感的几句。喜欢的话请去云音乐围观嗞瓷一下(ノ゚▽゚)ノ 不乱侃歌的深层含义,只偷偷摸摸吸一吸歌词「(°ヘ°) 本次角色: 泰娜(或剜刀x泰娜);苏娜(或范x苏娜);约翰娜;范、剜刀、铁先生 泰娜瑟克特角色曲(或剜刀x泰娜瑟克特CP曲)——Castle of Glass(LinkinPark) Take me down to the fighting end Bring me home in a blinding dream Through the secret that I have seen Show me how to be whole again Cause I'm only a crack in this castle of glass Hardly nothing I have for you to see For you to see 苏娜·文尼角色曲(或范x苏娜CP曲)(其一)——Young and Beutiful(Lana Del Rey)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 苏娜·文尼角色曲(或范x苏娜CP曲)(其二)——Born to Die(Lana Del Rey) Feet don't fail me now Take me to the finish line Is it by mistake or by design? Choose your last word This is the last time Cause you and I We were born to die 约翰娜·奥尔森多角色曲——I See Fire(Ed Sheeran)(网易挂了,qq酷我见) And if the night is burning, I will cover my eyes For if the dark returns then my brothers will die And as the sky is falling down, it crashed into this lonely town And with that shadow upon the ground, I hear my people screaming out I see fire. Oh you know I saw a city burning out I see fire. Feel the heat upon my skin And I see fire burn on and on the mountain side 粉丝滤镜下的坏蛋三人组——Viva La Vida(Coldplay) 指的是范、剜刀、铁先生三人 实际上只有范·现代清河之父·易莫金讨伐者·星之开拓者·傲天·纽文有资格(?)霸占这首歌。虽然我戴着粉丝滤镜但我还没有瞎,剜刀和小铁哪来的I used to rule the world对不对 不过整首听下来,感情色彩可以说非常秘岛组了(秘岛滤镜.jpg)于是带他俩玩! 纽文阁下,天空之子里我曾一度觉得剜刀是文奇爸爸最亲的亲儿子,现在想来果然还是不敌你(可惜你已经嗝屁了(哭泣))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Sweep the street I used to own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 the world TBC(?) 祈求睡眠.jpg 大家失眠的时候都是怎么做的呢?数质数吗?(……)   2017-08-14 8  
  2017-08-14